新闻特写网,中国新闻,国内新闻,今日国内新闻,国内新闻热点
当前位置:新闻特写网 > 时事新闻 > 正文

待在三国主播“娃娃兵”该管管了

2020-11-22 07:06:50 时事新闻

近期网友都在关注的问题,待在三国主播“娃娃兵”该管管了内容是收集整理而来的,希望对您有所帮助!

末了,政府执法部门应承担起保护未成年人权益的职责。李佳泽等人觉得,除了增强行业立法和监管,文化主管部门、未成年人保护机构甚至公安机关应实时介入,不给侵犯未成年人正当权益的直播行为留空间。

近日,国家网信办会同有关部门起草的《互联网直播营销信息内容办事治理规定(征求看法稿)》提出,“直播营销人员或者直播间运营者为自然人的,该当年满十六周岁。”受访专家觉得,征求看法稿为保护未成年人主播提供了法律遵循,同时,保障未成年人主播的正当权益,还需要家长反思自己的价值不雅,以及学校、平台、政府相关部门等的合营努力。

近年来,直播、短视频平台上的未成年人主播日渐增多,他们通过卖萌、表演段子、晒特技等吸引眼球,部分未成年人主播乃至成为父母的赚钱对象。

——粉丝“刷礼物”。未成年人主播主要以发布短视频为主,但直播时粉丝刷礼物也能给他们带来收入。此外,短视频账号粉丝达到一定量,账号便可买卖业务,记者看到,部分主播在同伙圈出售拥有一定数量粉丝的短视频账号。

直播、短视频上的“娃娃兵”

其次,发挥学校的力量。曹慧等人建议,学校及先生应该实时认识到短视频、直播对未成年人的影响,并正确领导未成年人如何赢得存眷和获得交情。

多方保障未成年人的正当权益

——商务互助。部分未成年人主播的账号附带有商务互助的联系方法,而想要添加商务互助微信号审核较为严格,一些账号还要求对方提供公司名称,不然不予通过。商务互助可分为线上和线下,线上互助主要为广告植入、带货等,而线下则是做童模、演出等。如学妈妈皱眉而蹿红的某4岁小“网红”拥有140多万粉丝,近期,小女孩还加入了某档综艺节目。

争当“网红”背后的买卖经

记者还在一些短视频平台上看到了童模的身影。如某童模的短视频账号,粉丝超过187万,账号签名所附微信号为“某某某妈妈”,微信“个性签名”为“某某某—男童模”。截至今朝,该账号发布的短视频达210多条。

未成年人主播“千方百计”博取眼球,一些法律界人士对此表示担忧。四川法邦律师事务所李佳泽律师觉得,短视频和直播属于新鲜事物,相关法律规范还不够健全,加上直播有很强的示范性,一旦社会对小佩琪等“表演”出格的未成年人主播“见怪不怪”,可能引发更大范围未成年人保护失范。征求看法稿的出台显得异常必要和实时。

部分家长久有存心让孩子成为“网红”,背后大都是经济利益的驱使。大致来看,今朝做主播盈利的主要模式为带货、贸易互助、粉丝“刷礼物”等,前提都是要有足够的人气,因此不免带来过度“开拓”的问题。

除了“被网红”的佩琪、望望,部分未成年人主动选择当“网红”。如某短视频平台上,靠各种搞笑段子吸粉55万的某主播为一名12岁的男孩,其家人表示,所有短视频都由孩子自拍自剪,只要他能按时完成作业,家里并不过多干预。天津市安定医院儿童青少年心理科心理咨询师曹慧说,孩子们的偶像正在从歌星、明星,改变为游戏主播、“网红”等。一些少年儿童乃至将此作为自己的职业筹划。

首先,家长应该反思自己的价值不雅,不能为了名利,让孩子过早曝光、被迫表演,乃至为此损害儿童的身心康健。中国社科院社会学研究所助理研究员宋煜等人觉得,行业协会和主管部门要增强监管,对相关拍摄光阴、场所、内容等做出明确规定,严禁强迫或暴力看待儿童,严防发生针对儿童的不良经济行为,切实维护儿童正当权益。

专家表示,未成年人主播被过度“开拓”,不仅违背未成年人成长发育规律,长此以往,孩子或对父母产生怨恨,在抵触的心态中成长;过度曝光孩子生活,会使其过度依赖别人的存眷和点赞,阻碍其融入现实生活。而保障他们的正当权益需要全社会合营努力。

——带货。不少未成年人主播的账号都会通过“商品橱窗”等带货,部分账户还会标明“橱窗里有同款衣服”。同时,,部分未成年人主播起到“引流”的作用,一些短视频账号中还附有带货的微信账号,好比贩卖牙膏、茶叶等商品,还建有团购群。

3岁“吃播”佩琪被父母喂到70斤、6岁小男孩望望在父亲筹划下演习蒙眼走钢丝……近段光阴,“另类”未成年人主播屡被曝光,引发舆论热议。

再次,加大平台对未成年人参与直播的审核力度,并明确监管责任。江西师范大学政法学院副院长颜三忠觉得,未成年人参与直播,平台有义务进行相应审核,对于侵犯未成年人正当权益的账号应采取封号措施。如果平台对显著违反儿童保护原则的行为听之任之,应严肃追究其责任。

版权保护: 如果本文待在三国主播“娃娃兵”该管管了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站长删除谢谢: http://www.xmbns.com/shishixinwen/7221.html